老年生活欢乐多,奶奶组团去K歌
日期: 2019-01-09 浏览次数: 38 作者: 迷你KTV

  71岁的赵春先“年轻些”,歌友会的联络工作现在由她负责。2018年12月25日,还不到中午1点,她就在微信群里招呼“出发”,并提醒大家“今天降温了,多穿点”。

  泸州市江阳区滨江路的一家老歌城,前台立了一面“提示”:“订房下午超过2点,一概不预留房间!”赵春先和4个歌友下午1点30分以前就到了,一直到下午5点30分,她们都在A02包间,一首接一首地轮流唱歌。A02是她们长期预定的,每周二、周五下午,她们都在这里度过。歌城负责人介绍,这个平均年龄75岁左右的“女子组合”,大概是该KTV熟客中年龄最大的一支,也是最稳定的一支。

  


  ↑唱歌时,老人们都站着参与互动

  赵春先说,她们的“组合”本来有13个人,今年下半年,有4个“分流”去了另一家歌城,目前固定“出勤”的有9个人。“这个年纪,子女都在工作,孙辈也长大了,大家闲下来,得自己找乐子。”

  会唱300多首歌

  唱歌已是生活的一部分

  最近一次,去KTV的歌友只有5个,其中两个去了外地,子女那儿玩去了,另外两个生病了。79岁的刘祥玉在这群歌友中年龄最大,她腰椎不好,去了泸县康复治疗。头天晚上,赵春先跟她视频聊了10多分钟,说去看她,她说不严重,不要来。

  赵春先最早到,中午的时候,单位组织退休职工聚餐,她“几下吃完”就赶过来了,然后大家陆续赶到,直奔A02包间。她们都带着自己的水杯,歌城按惯例泡一壶茶水端进来,然后没有其他服务。22个包间两点以前坐满,没有酒水,也没有果盘和小吃消费,除了个别歌厅一些“新手”不会点歌,歌城服务员都不会再去“打扰”大家K歌。

  歌城的李姓经理告诉记者,白天的生意比晚上好很多,22个包间,平均每天至少有15个营业,晚上平均只有5个左右。赵春先她们长期预定周二、周五的A02小包,因为是老主顾,歌城给她们优惠到每次30元。

  


  ↑唱歌时,老人们热情很高,并保持互动

  起头的是王进,后来赵春先加入队伍。最早的时候,王进跟几个朋友在泸州的忠山公园唱歌,一个上百人的歌友会。在公园的坝子里唱歌,表演节目,王进觉得不过瘾,人太多,除了合唱,很难轮到自己唱一首歌。她在忠山公园待了几个月,便约上好友吴延珍等找到滨江路的这家歌城。那是2012年的事情,这家歌城开张还不久。78岁的王进说,因为赵春先年轻些,组织联络工作就交给了她。

  吴延珍介绍,最早到歌城的时候,她们一周一次,后来变成一周两次,有一段时间一周三次,两年前,又固定为一周两次。吴延珍的家最远,得坐好几站公交车,然后还要下车走10多分钟。但她说,“一点都不麻烦,有的是时间。”

  赵春先说,她们经常唱邓丽君、祁隆、云菲菲、陈瑞的歌,偶尔也唱王菲、梅艳芳的歌。“要不断学习新歌,不然唱久了就烦了。”王进告诉记者,她把学会的歌都在笔记本上记下来,如今已经有300多首。几个老人告诉记者,她们都不打麻将,唱歌是最大的爱好,也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  歌友间的友谊

  彼此关心但不问家事

  大家在一起唱歌五六年了,人员一直很稳定。赵春先说,大家都很好相处,兴趣相投,性格也合得来。赵春先退休以前是幼儿园老师,歌友里有三四个都是退休老师,其他成员也都是从单位或企业退休,有固定的退休金,子女也都有不错的工作。

  如果不唱歌,大家会约着一起去郊游,每年春秋两季,天气适宜,她们都会约着到周边景区或者公园游玩,然后带上音箱、话筒,继续唱歌。如果不郊游,她们也时常约着一起散步,一起逛街。

  出去郊游的时候,她们偶尔会商量每个人带一份自己做的菜,一起分享。平常聚会,花销都是AA制,唱歌、吃饭,每次活动结束,都均摊支付。王进说,“这样大家不吃亏,也不会有意见。”

  彼此之间的友谊便这样一直持续下来。75岁的胡树兰介绍,大家平时都互相关心,谁生病了,大家都会去看望,每人随100元的礼。对方病好后,又召集大家聚餐,然后唱歌。谁过生日,大家也聚餐,然后包下一个豪包,继续唱歌。

  胡树兰说,跟大家在一起,总是很开心,到了这个年纪,朋友圈子很多,同学、同事、亲戚,也随时在联络,但这群歌友,是联络最频繁的。“三个女人一台戏,但我们一群女人,从没有红过脸。”赵春先告诉记者,大家都遵守一个原则,关心彼此,但别说闲话,也不要去打听人家的家事,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“只有这样,大家才相处得轻松。”

  72岁的尹廷华是今年国庆节前才加入这个队伍的,她爱好广泛,早上打太极拳,上午买菜散步,晚上在公园跳舞,下午没事的时候,便来唱歌。她说现在养的是身体和心情,她的圈子很多,出门散步到处遇到朋友,她说如果没有这些爱好,就没有这么多朋友。

  独立的老年生活

  “得自己找乐子”

  赵春先说,每周有固定的唱歌时间,生活就有了“盼头”。赵春先认为,唱歌让人心情愉悦,也能跟朋友待在一起。大家的年龄都在七十多岁,子女都在工作,孙辈也长大了,大家就闲下来了,“我们得自己找乐子。”

  赵春先的两个儿子都在泸州工作,但长期出差在外。2006年老伴去世后,她便一直一个人居住。孩子们很孝顺,随时都给她打电话,也跟她视频聊天,并叫她搬过去一起住,但她不愿意,甚至有时候去儿子家吃了晚饭,儿子也留不住。她坚持要赶回来,她说“我还是要回去守着我那个家。”

  “儿女的家不是自己的家。”赵春先说,一个人住习惯了,去了儿子家就不习惯,作息时间,饮食习惯都不一样,她怕打扰到儿孙,儿孙又要照顾她,她说自己现在能独立生活,就尽量不要给孩子们“添麻烦”。

  但有时候也有孤独,比如过节时。2017年春节,大儿子一家去泰国玩,她不想出远门;大年初一,小儿子去岳母家过年,她也不愿意去;家里便只剩下她一个人,她不知道约谁,便一个人拿着老年公交卡,来回坐了几路公交车逛了一遍泸州城。

  2010年的时候,有人给她介绍过一个老伴,她见了一次,便“打消”了这个念头。“我现在能把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,也照顾不了别人。”她说害怕给生活添麻烦,她习惯了一个人生活,也见过很多老人重组家庭过不好,双方都有一大家人,“很难和谐共存”。

  


  ↑唱歌中途,胡树兰(左)和吴延珍手挽手坐在大厅沙发上休息

  胡树兰一个儿子在新疆工作,一个在泸州,她平常也是一个人居住。老伴2008年去世后,她一直“没想过”要有个对象,以前在公园跳舞的时候,有一个喜欢自己的老人,但很快发现不合适,“很多年前大家就认识,这样不好。”胡树兰也是教师退休,她说这个年纪的人,性格都比较“执拗”了,谁都改不了,也将就不了谁。她说至今还有人给她介绍对象,但她总是躲着走。

  赵春先介绍,在她这个13人的歌友群里,全是老太太,其中有9个“单身”,好些都是“单身”十多二十年了。大家在一起唱歌,也不会带老伴或者男性朋友来,大家就是单纯唱歌,过简单而轻松的快乐日子。

  KTV的下午

  属于老人自己的时光

  紧靠长江的滨江路是泸州较早开发的城市生活休闲区,江边打造的绿地公园葱郁幽静,如果不是雨天,这里的老人会很多。有人散步,有人下棋,有人玩纸牌。

  王进和老伴中午吃完饭,然后一起出门,一个去歌城,一个去找自己的牌友。“各找各的娱乐。”王进说,退休后的前些年,她也打过麻将,但那不是一个健康的活动,有时候会跟别人“扯皮”,坐久了对身体也不好。

  王进祖籍重庆北碚,1972年到了泸州工作,随后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至退休。她说早年间他们吃了不少苦,一直在忙,那时候娱乐活动很少,忙工作,操持家务,老了才闲下来。

  赵春先也是这么认为,现在老了,过简单的生活,自己照顾好自己,不给儿女添麻烦。到KTV唱歌,养身体,也养心情,她觉得自己的老年生活,活得很明白,也很轻松。

  歌城李经理介绍,滨江路至少有三四十家KTV,如今很多经营困难,也有多家为老年人开放的歌城。尹廷华之前在另一家KTV唱歌,那家KTV搞活动,100元唱三个月,只要有时间,每天都可以去,还吹空调。那家歌城的活动期满后,她便加入了赵春先的队伍。

  下午的时候,歌城里每间包房都有高昂的歌声,热闹、暖和,与歌城外阴冷的天气形成鲜明对比。赵春先、王进等几个歌友,每个人轮流唱歌,没唱的,便站起来摇晃手臂,或者鼓掌,有合适的歌曲,她们还走进包房中间,两两一组,跳一曲舞。

  


  ↑下午5点30分,唱完歌的老人们一起走出KTV

  时间就这样暖烘烘地过去,一个下午,连续4个小时左右,5个人每人大概要唱10首歌。王进说,现在这样很好。唱完歌,她们就收拾好自己的包,拿上水杯,一起走出歌城大门。背后歌城的音乐未熄,相互告别后,3个人往左,2个人往右,彼此聊着天,沿着人行道慢慢地往家走。

  而这个下午唱歌的水平发挥,大家都不作品评。


相关推荐
Copyright© 2018 广州艾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.All Rights Reserved